Profile Photo
慢慢走 欣赏啊
  1. 微博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时尚记录者Bill Cunningham:It’s not work it‘s pleasure

说起Bill Cunningham,摄影界人士会以“街拍鼻祖”给他冠名,纽约时尚界的弄潮儿们则以能够进入他的镜头而感到兴奋和骄傲。而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人们如何评论他,Bill关心的只有一件事:今天纽约街头的男女们穿的是什么?

从1966年起,Bill就开始拍摄纽约的街头时尚,他几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出现在街头。白天,他身穿深蓝色渔夫夹克配卡其裤、踩着一辆红色老旧自行车,在57街和第五大道,靠近Tiffany珠宝店的街角驻守。以一部老式的尼康相机捕捉过往行人影踪。夜晚,他穿上衬衫和西装,套上修路工人穿的荧光黄和橘色相间条纹的背心,骑着他的破自行车,穿越全城去拍摄上流社会的夜宴。

他在《纽约时报》上的专栏《在街上》始于1978年,堪称纽约城的浮世绘,记录了最近几十年以来纽约的整部视觉史。但严格说来,Bill仅仅是一名报社记者,他用相机完成专栏的内容采集,然后回到办公室,挑出满意的照片,按照当期的主题补充文字内容,然后排版印刷。这项工作持续了近四十年,在完成街头潮流记录的同时,不知不觉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潮流风尚,或许连他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书写了一部街头时尚发展史。有人说“他可不懂追潮流,因为他干这行就是创造潮流的。” 

虽然人们给了Bill街拍大师的名号,但他本人并不感冒。他说:“任何一个真正的摄影家都会觉得,我的照片完全称不上摄影。我觉得他们说得没错,我只是在捕捉和记录下我看到的东西。”这不是虚伪的谦卑,照相机对Bill来说只是一个发现和记录美的工具,照片本身并非艺术的产物,真正的艺术是街头的那些漂亮衣服。所以,我个人觉得与其把他视为一个摄影家,不如称呼其为时尚家更为合适。或许正因如此,Bill关于摄影的论述,对于那些真正从事摄影艺术工作的人来说,更有启发意义。

Bill认为,拍照应是一件很谨慎的事,摄影师在拍摄时应该是“隐形人”。这点对于街拍来说非常重要,虽然Bill在乎的只是美丽的衣服,但衣服毕竟穿在人身上,呈现出人们的自然状态是最好的。因此,他在拍照时动作非常迅速,快门按得干脆利落,拍完后像个得了赏的小孩一样兴奋不已。另外,Bill的经历充分证明了一点:摄影唯一的捷径就是不停地拍,街拍也不例外。Bill拍摄各种时装秀和社交活动,“很多时候我都会错过一些镜头,但我努力地去多拍。”就是这么个朴素的道理。

除了技巧层面,Bill所具备的独特意义在于,他的经历和对摄影的看法引出了一个几乎所有摄影者都曾自问过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拍照?换句话说,摄影者的拍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太过简单以至于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我的看法是,在提出这个问题时需有一个前提,即排除掉将摄影当做一种谋生手段的可能性。否则,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会是这样:我拍照是为了挣钱,而我并不喜欢拍照这项活动本身。有了这个前提,这就变成了一个相当唯心的问题,它被抛向所有真正热爱影像的人。我的回答也相当唯心,拍照,是为了表达内心的欲望。而摄影与其他艺术形式不同之处在于,它客观记录的属性为这种欲望的表达提供了有如“铁证”一般的物质实体,照片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事物本来的样子,并且,它被照相机记录了下来。

Bill之所以会把镜头朝向纽约的街头是有理由的,他属于较早发掘街头时尚的先锋性的一批人物。事实上,八十年代初,新兴的专业时装设计师和那街边拿着包的纽约人是在同时期出现的。令人惊讶的是,当时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些。直到后来,日本服装设计师川久保玲才承认说,她的灵感来源来自街头。当有人问她 “你觉得谁是穿得最好看的女人”,她说是那个街边拿着包的纽约女人,这为Bill的先锋性加上了很有说服力的注脚。

在这些街头时装摄影照片的背后,Bill的欲望究竟是什么呢?2008年,Bill去巴黎接受法国艺术及文学勋章,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这个倔强了一辈子的老头突然哽咽了,他告诉所有听众:“It’s as true today as it ever was, he who seeks beauty, will find it. (他从始至终都在寻找美的存在,也将找到它。)”

Bill在街头拍了半辈子的照片,却一生未娶,他说,我总不能和我的相机谈恋爱吧。Bill对生活始终持无所谓和不关心的态度,尽管参加了无数的时尚活动,他从不在活动上喝一杯酒,他说,“我来参加这些活动只是为了纽约时报的报道,而不是来吃吃喝喝的。”他住了50年的寓所是曼哈顿中城卡内基音乐厅楼上的一间小屋子,整个房间没有桌椅,每寸空间叠着铁皮的档案柜,内里装着他拍的所有照片的底片,档案柜上则是一叠叠的书,时刻等待着倾倒。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垫支在木板上,下面垫着塑料牛奶筐,几件衬衫挂在文件柜的把手上,这就是他的衣柜。屋里没有厨房,也没有卫生间,他说“那只会让我多两个需要打扫的房间。”在他的传记纪录片结尾处,拍摄者问他:“你这一生有喜欢的人吗?”Bill回答:“我从没爱过谁。”

从帽子设计师到时尚杂志摄影师,再到纽约时报时尚专栏作者,Bill的一生都在追求时尚之美,别无其他。他说,“在我看来,时尚像是远离现实生活的避难所,我无法想象我生活中没有它的存在。如果我的生活中没有时尚,就好像人类文明没有开启一样。”

Bill的欲望就是对时尚的追求,相机只是达成这一欲望表达的工具而已,因此,无论是走在街头的普通青年还是上流社会的,只要穿着符合Bill的趣味,都会进入他的视线。就连在专门为他举办的授勋典礼上,Bill依然拿着相机不停对着穿着光鲜的嘉宾拍来拍去,有人感到好笑,询问他怎么还在工作。Bill回答说:“Dear it’s not work,It’s pleasure.”

 

参考资料:http://movie.douban.com/review/3266286/

http://www.nphoto.net/news/2010-05/31/254c53faf86f6e8f.shtml

Bill Cunningham New York  (2010) 

评论(2)
热度(13)